我开始了《茶马古道间的铃声》的策划,茶马古道上有了”马帮”这种特殊的载体

by admin on 2020年1月18日

摄影师:刘海栋民族舞剧《茶马古道间的铃声》——中央民族大学舞蹈学院
10级编导班毕业舞剧 总策划:蒙晓燕何光策划:马云霞 杨敏统筹:马娟
艺术指导:徐小平总导演:李进编剧:李进服装设计:阳东霖编曲、作曲:胡焜商君立
音乐监制:屈强灯光设计:赵承彤文案策划:苑媛视频制作:卢晓炜前台主任:杨慧英赵佳后
勤:吴桂荣平面设计:郎晓尧
执行编导序幕:苏日古嘎宁晨羽上篇章:何楚千李萌覃童潘春枝下篇章:徐琳琳
谢一蔓应骁朱莹尾声:杨钰菲马晓琳主演排练:朱苏李怡纯子朱心韵
茶马古道间的铃声我心里,一直有这样一个地方。逝者相传,生者不息。我耳畔,一直有这样一个声音。恋眷相依,顾随不离。
古道漫漫。我甘用生命,顶礼皈依。铃声扬扬。我愿以热血,摇撼争鸣。
这是对信仰最为尊崇的托举。更是于传承最为虔诚的叩问。
我多幸运。在这天地间,古道上,铃声里。将所有美好祈愿都寄与其中,然后敬还三朵神。
阿拉姆舍你,行不尽也听不完。有太多光影与日月交叠,相错而过。可我将与你们一路相协,并肩而行。
编者的话:昔日的茶马古道,早已风烟杳渺俱净。而林间隐错策动的马帮铃,还依旧向世人述说着茶马帮不朽的传说。我听后低眉黯然。是它打动了我,并让我相信,追随铃声,循借茶马古道,我能描摹出历史的掌纹。为光华重现,我开始了《茶马古道间的铃声》的策划:整部舞剧以茶马古道为题材,马帮铃声为主线,牵引铺陈出马帮人对于马帮铃,对于“传承”的尊崇,这是他们的习俗,但同时也是融在马帮人骨血里的坚持和信仰。而每一角色的真实细腻情感,人与人之间的矛盾冲突也都会在本剧一一呈现。马帮道义,缱绻相思,传承信仰,都在每一个细节之处折散出人性的光芒。他们的情谊,他们的信仰,值得每一个人珍惜和记取。整个创作过程,情状古道:虽曲折漫漫,可由此我们也见证到了蜿蜒的壮丽。所以说,《茶马古道间的铃声》,并非为展示而上演,而是为诠释而登台。从某种意义上说,舞剧本身也是对于茶马铃声在戏外的一种续脉相承。如果说,茶马古道是马帮的必经之路,那舞剧《茶马古道间的铃声》该是编者,舞者,观众共同的朝圣之路。舞台终会谢幕散场。可我相信,真正的传奇,终将在《茶马古道间的铃声》中重新书写。
剧目简介序:铃命天授
祗意天降,大锅头成为新一任持铃人。巫师跳起孔雀舞,为马帮驱煞赶厄,祈祝平安。茶马道间,大锅头带领马帮踏上新的征途。
上篇章:铃响定情茶香袭人,踏味相寻。茶园里,处处可见茶女踩茶制茶的妙然倩影。循着铃声,她对他情愫渐生。借以歌声,他唱出倾心相许。原以为,姻缘牵定的有情人,就在眼前。可当茶雨簌簌谢落。却听闻铃响,在别处……
下篇章:铃恸争鸣
一入茶马帮,共饮一瓢水。对大锅头,众人有敬更有情。兄弟情,夫妻情,父子情,层叠相交,又借以铃声宕跌出更大的回响。杀气闻音而来:二锅头勾连匪帮包抄马帮,为争夺铜铃刺死大锅头。暮色四合,万马齐喑。
尾声:铃脉永传依偎在母亲身边,小锅头最爱听母亲讲起父亲:一步步,是父亲用勇气丈量的古道;一声声,是父亲用生命奉持的铜铃。父亲的使命,父亲的担当。他也要像父亲那样!铃声荡彻山谷,马蹄踏碎晓月。茶马道上,小锅头再度带领马帮,一路前行,连朝不息。
主要演员:崔涛饰 大锅头A程珮莹饰 茶女A何仲达饰 大锅头B陶禹霏饰
茶女B谭钧元饰 二锅头索朗群旦饰 巫师吴梓明饰小锅头 参演人员:廖磊 卢崇杰
孟伟峰 唐军瞿友祥应骁易信任 操照强 李世平 庄添何书耀郑泰 赵春阳 杨壮
曹宁李帅白云峰 郑烽 苏雅 陶涛刘佳阳丁顺 赵佑祥 帅瑞虎 赵澄陈声宇
专业课任课老师:色尕旦周多杰泽仁拉姆马啸沙呷阿依高红女张林美哈阿依·喀依尔
铁木尔肖继元毕妍李惠君格日南加杨希金玉仁徐宗玮李鹤群刁爱光马庆玲任少易
理论课教师:苏自红 朴永光 金志钟 金玉仁喻少言 李建捷 徐平 车延芬 刘柳
赵承彤
班主任及主课老师:李进[attach]164905[/attach][attach]164906[/attach][attach]164907[/attach][attach]164908[/attach][attach]164909[/attach][attach]164910[/attach][attach]164911[/attach][attach]164912[/attach]12345678910…
11

翻开地图,无人不被亚洲大陆中部的奇异地貌所吸引。这里,高山丛峙,大江汇集,呈南北纵向,这就是横断山脉。山脉西侧,是世界屋脊青藏高原,东边则连接地形复杂的滇川边地…

翻开地图,无人不被亚洲大陆中部的奇异地貌所吸引。这里,高山丛峙,大江汇集,呈南北纵向,这就是横断山脉。山脉西侧,是世界屋脊青藏高原,东边则连接地形复杂的滇川边地。令人难以置信的是,在这段险山恶水之间,绵延盘旋着一条神秘的驿路——茶马古道。

追溯历史,云南与西藏的民族交往源远流长。唐调露二年〈公元680年〉吐藩在金沙江上架设神川铁桥,加强了与南诏的联系,也便利了两岸交通。后至北宋神宗时期,因与北方异族连年发生战争,朝廷在西南边关设市,以茶交换马匹。生息于雅鲁藏布江流域的古代藏族饮食以牛羊肉及乳类为主,茶叶因助消化解油腻的特殊功能已成为他们生活中的必需品。而云南是茶科植物的家乡,“滇茶”闻名中外。一地产茶,一地需茶,促成茶马交换路线不断向藏区延伸,茶马互市成为汉藏之间的一件大事,茶马古道遂具刍型。明、清两代,茶马互市有了空前的发展。据载,仅清顺治十八年(公元1666年)滇茶销西藏就达3万担。更值得一提的是,此时马匹交易日益兴旺,滇西各地形成了不少以买卖骡马为主的盛会,届时四面八方各种民族云集,骡马的成交数量千匹甚至上万匹。骡马交流会久盛不衰,如丽江九月会、剑川七月会、泻源渔潭会、鹤庆松桂会等,大理三月街更是骤马交流会的重头戏。骡马交易促进了马帮运输业的发展,作为物资运输的主要工具,马匹的使用已远远超出了军事的范围。茶马古道上不知有多少马帮长年累月来回穿梭,马蹄的印痕越踏越深,串铃的声响也越传越远。及至民国,“普(洱)思(茅)边沿的产茶区域,常见康藏及中甸、阿墩子(今德钦〉的商人往来如梭,每年贸易总额不下数百万元之巨。”(见《云南边地问题研究》)抗日战争爆发后,日寇封锁了我国沿海交通,滇缅公路亦被切断,茶马古道一时呈现繁忙景象。比如当时仅有几百户人家的德钦县城,每日马队如织,蹄声铃声交作,吞吐货物不下千驮。茶马古道上有了”马帮”这种特殊的载体,使这条商道逐渐变成了联系沿途各地政治、经济、文化的纽带,马帮,以其独特的运作方式和不断丰富的内涵,形成了滇西乃至云南独有的”马帮文化”。

茶马古道的主要线路有两条,一条从云南的普洱茶原产地(今西双版纳、思茅一带)出发,经大理、丽江、中甸、德钦到西藏的邦达、察隅或昌都、洛隆、林芝、拉萨,再经由江孜、亚东分别到达缅甸、尼泊尔、印度;另一条从四川的雅安出发,经泸定、康定、巴塘、昌都到拉萨,再到尼泊尔、印度。在这两条主线沿途,还有无数条支线蛛网般密布在各个角落,将滇、藏、川“大三角”区域联络在一起。茶马古道上的马帮,多由四川、云南按地域组成。云南进藏的马帮,产生在滇西各县.大理白族人组成的称”喜洲帮”,因赶马人以喜洲为主;鹤庆白族、汉族组成的称”鹤庆帮”;腾冲汉人组成的称”腾冲帮”,丽江纳西人组成的称”丽江帮”;中甸、德钦藏族组成的称”古宗帮”,巍山、宾川回族人组成的”回族帮”等等。随着运载货物品种的增加,出现了专门驮运某种货物的马帮,有的马帮即以货物命名,”盐业帮”、”糖业帮”等。西藏和平解放之初,滇西各县还临时组织”支前马帮”、”援藏马帮”,以大队为建制,由县人民政府委派干部担任大队长,带领马帮进藏。后来,随着西藏局势的稳定,青藏、川藏、滇藏公路等相继通车,马帮运输才逐渐由汽车运输替代,马帮这种由民间自发组织的运输集体也才逐渐消失。滇西马帮除了上述统称,还有各自的帮名。帮名一般以姓氏为标志写在帮旗上。由于马帮多系商业性营运,都有自己在各地的东家。如鹤庆帮专为张家在西藏、印度开设的商号”恒盛公”服务,古宗帮则听命于中甸马家的”铸记商号”。商业马帮的规模庞大,一般都在百匹以上,有的多达四、五百匹.还有一种临时性”散帮”,又称”拼伙帮”,由有零散骡马的人家联合而成,开展短途季节性运输,马匹数最有限,一般不逾百匹。

俗话说:”行船走马三分命”,旧时边疆匪患迭起,天灾不断,加之路途艰难,在长达数千公里的跋涉中,随时会遇到危险。为此,马帮在运行中逐渐形成了一套严密完整的组织管理制度,全体成员按分工有不同的职业身份:大锅头一人,总管内务及途中遇到的重大事宜,多由能通晓多种民族语言的人担任;二锅头一人,负责帐务,为大锅头助理;伙头一人,管理伙食,亦行使内部惩处事宜;哨头二至六人,担任保镖及押运;岐头一人,为人畜医生;伙首三至五入,即马帮的”分队工”;群头若干人,即”小组长”;么锅一人,即联络员,对外疏通匪盗关系,对内是消灾解难的巫师;伙计若干人,即赶马人,每人负责骡马1至3匹不等。,在人员庞大的马帮里,有的还设置”总锅头”一人,管理全盘事宜,实为东家代理人。马帮成员分工详细,奖惩严格,但不象其他行业有过分的特权和等级界限,长时间的野外艰苦生活,炼就了人们团结友爱、坦诚豁达的性格。马帮,堪称”桃园结义”的群体,平时互相亦以弟兄相称。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