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释江南》选择太湖十景中的断桥残雪为要素,何况还将变为刘福洋舞蹈先锋剧场

by admin on 2020年1月15日

中国青年舞蹈家、浙江歌舞剧院舞蹈团团长刘福洋领衔的先锋舞剧《释·江南》,在浙江省人民大会堂隆重献演。
《释·江南》系刘福洋继《生命舞迹》第一季、《三新二意》第二季之后首次用舞蹈思维诠释江南之先锋剧场年度力作。
如果说《生命舞迹》第一季旨在引发我们对生命的思考与理解,第二季着意于心灵的沟通和创作者对“新”的追求,那么第三季则是用最纯真的自然的“风”、“花”、“雪”、“月”等元素为大家诠释如诗如画的那山,那水,那城,那巷……
据刘福洋说:“从第一季的《生命舞迹》到第二季的《三新二意》,我们创建了全新的舞蹈观念、独特的舞蹈语汇以及丰富的音乐结构,并引起了今年深圳文博会上关于新形式舞蹈的热烈思潮。从此,我们对待舞蹈艺术有了一个崭新的审美观与价值观。并且像我这样的一名东北汉子,终于下定决心,去面对人生当中一个重要的课题——‘江南,我能否和你一样?’”
同时,“深入生活、扎根人民”的艺术领会,也促使刘福洋把“先锋舞蹈剧场”第三季定位在“释江南”。该舞蹈专场的创作取材于“西湖十景”之“三潭印月”、“柳浪闻莺”、“断桥残雪”、“南屏晚钟”、“雷峰夕照”及“平湖秋月”。
在创作思考上,既具对以上西湖经典的对位把握,又具先锋创意和独特视觉的个性展示,因而在其单个作品及作品和作品之间的情感勾联中,原创呈献出“对影”、“闲叙”、“留念”、“缘生”、“问世”、“知音”等全新的六章舞蹈注释。故此,它不仅标示着刘福洋舞蹈先锋剧场连续三年的自我创新超越,并且还将成为刘福洋舞蹈先锋剧场“动情江南·回报浙江”的思维导向和团队意志。
作品分为上下两部分,第一部分延续《生命·舞迹》的风格,充满张力的舞台表演向观众展现生命的初生、追梦的坎坷以及对自由的向往第二部分紧接于前半部分的音乐之后,突出“江南”主题,选材于“西湖十景”中的“三潭印月”、“柳浪闻莺”、“断桥残雪”、“南屏晚钟”、“雷峰夕照”及“平湖秋月”,并呈现出“对影”、“闲叙”、“留念”、“缘生”、“问世”、“知音”等全新的六章舞蹈注释。一气呵成,让人不禁有“起舞弄清影,何似在人间”之感。同时,作品中特别邀请了南派笛艺宗师赵松庭先生的嫡传弟子杜如松来演奏,以展现江南温文尔雅的气韵。

图片 1

《释江南》选取西湖十景中的三潭印月为元素,诠释江南韵味。

图片 2

《释江南》选取西湖十景中的断桥残雪为元素,诠释江南韵味。

图片 3

刘福洋一袭白衣出现在舞台。

由浙江歌舞剧院舞蹈团创排的先锋舞蹈剧场《生命舞迹》第三季—《释·江南》在浙江省人民大会堂举行全国首演,三潭印月、断桥残雪等人们熟知的西湖十景被搬上了舞台。

据了解,《释·江南》系浙江歌舞剧院舞蹈团团长刘福洋继第一季《生命舞迹》、第二季《三新二意》之后首次用舞蹈思维诠释江南的作品。

《释·江南》分两部分:上半场延续《生命舞迹》的风格,舞蹈以生命的起源为引,舞者以粗狂激烈的肢体语言表达生命初生,借助节奏明快的鼓点来表现生命的张力和对自由的向往。民歌《康定情歌》、童谣《泥娃娃》耳熟能详的配乐响起,瞬间拉近与观众的距离。

起舞弄影,舞者们踏歌而行。下半场紧扣江南主题,选取“西湖十景”中的“三潭印月”、“柳浪闻莺”、“断桥残雪”、“南屏晚钟”、“雷峰夕照”及“平湖秋月”,将西湖景色融入舞台,通过“对影”、“闲叙”、“留念”、“缘生”、“问世”、“知音”等六章展现先锋创意和独特视角。

刘福洋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这是我第一次触碰江南题材的东西,也是用世界上舞蹈艺术潮流来支配江南的体现,这样国外的人也会接受。人们也可以认为这是一个艺术的作品,可以感受到呼吸和韵律,而我想告诉他们,这种呼吸、这种韵律就是江南。”

记者发现,舞蹈中加入了“风”、“花”、“雪”、“月”等元素,为观众诠释江南如画的山、水、城。而配乐则以笛子、琵琶、古琴为主,辅以佛教的晨钟暮鼓,整体风格内敛而大气。

“完全的转变是最大的亮点,同样是我编的东西,一拨演员,但是完全不一样的呈现,两个篇章完全看不到一点印迹,包括音乐的选择、灯光的角度,都是完全不一样的”,刘福洋说。

刘福洋表示,这种风格跟他东北人的性格有很大关系,希望创作出有冲击力的作品。

刘福洋说,“一部作品中,时空轮换、地域变化包括文化也换了,就是要给观众很强烈的感觉,这也是大胆的尝试,所以也要求我们演员一定要静下来,需要极强的心理的承载来诠释。”

有十二年团龄的演员高谷音对记者说,“大家状态都是挺不错的。江南的感觉就是节奏比较慢,所以演员要能沉下来。”

浙江歌舞剧院党委书记陈正良表示,“演员们希望把这台演出打造的更加精致,这段时间大家非常投入,精益求精、一丝不苟的在呈现这部舞剧。东北汉子对于江南风情的理解,还要观众来评判。”

2011年加入浙江歌舞剧院的舞蹈团演员刘坤告诉记者,为了达到最好的舞台效果,这几天演员们一直排练到凌晨两三点钟,早上九点钟又要集合继续彩排。

“有些节目要求演员穿一件很薄的衣服,跟地面有些身体接触,不管天气多冷,大家都会把披着的衣服脱掉,既然上了台,就要对得起观众”,刘坤说。

刘福洋说,“舞者要找到适合的感觉,《释·江南》放慢了表演的节奏。我想告诉我们的演员,慢下来也可以跳舞,不那么强烈也是一种舞蹈风格。”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