也是古代大师绘画以及素描作品在拍卖市场中的第二高价,2件作品的成交额超过了200万英镑

by admin on 2020年5月5日

2054.96万英镑!这是伦敦佳士得在今年早些时候宣布将“古代大师绘画和素描”专场拍卖与“19世纪艺术”拍卖专场合并之后成立的新部门的首次拍卖成交总额。7月7日举行的这场“古代大师绘画和19世纪艺术”专拍共上拍了63件拍品,成交了48件,成交率为76%,有4件拍品的成交额超过了100万英镑,2件作品的成交额超过了200万英镑。

全球知名艺术网站Artprice近期报道:在经历中国当代艺术的“泡沫”之后,中国古代传统艺术作品的价格突然变高,而这种趋势已蔓延至全球。刚刚在伦敦结束的由佳士得和苏富比举办的西方古代大师绘画作品夜场拍卖所取得的数项天价纪录再次证明,在金融危机没有完全过去之前,艺术市场中的流动资金只会更趋于“避险”,即向那些艺术价值明确、资源稀缺的古代大师精品倾斜。
12月8日,伦敦佳士得“古代大师和19世纪绘画艺术”夜场拍卖取得了6838万英镑的总成交额;而次日举办的伦敦苏富比“古代大师和英国绘画”夜场拍卖结果虽远逊于佳士得,但也取得了1509.82万英镑的成交额,而且两家公司此次拍卖一共创造了4项新的拍卖纪录。
稀缺精品屡创天价
在伦敦佳士得“古代大师和19世纪艺术”的夜场拍卖中,文艺复兴时期艺术大师拉斐尔的素描《缪斯的头像》以2920万英镑的成交价创出有史以来拍卖场上成交价最高的纸上绘画作品,也是古代大师绘画以及素描作品在拍卖市场中的第二高价。该作是拉斐尔为帕纳塞斯山4幅壁画中创作的一副习作,这4幅壁画是1508年到1511年执政教皇朱丽斯委托绘制的,被认为是拉斐尔最伟大的杰作。
这个专场中还有一件引人注目的作品则是17世纪荷兰绘画大师伦勃朗的《双手叉腰男子的肖像》,最后2020.12万英镑的成交价也创出了伦勃朗作品在拍卖场中的新高,同时也是目前古代大师绘画作品在拍卖市场中的第五高价。该作最近一次现身拍场还是在1930年,当时其拍卖成交价仅为1.85万英镑。
同样是本场拍卖,17世纪意大利巴洛克时期代表艺术家多门尼克赞普瑞的作品《福音传教士圣约翰》也以922.52万英镑的成交价刷新了该艺术家作品的拍卖价格纪录。该作已有100年没有进行过公开交易了。
再看12月9日晚伦敦苏富比的“古代大师和英国绘画”夜场拍卖,51件拍品中29件成交,仅56.87%的成交率虽然不如苏富比的拍前预期,但仍有亮点出现。最引人注目的成交无疑是安东尼凡戴克爵士的作品《自画像》(估价为200万至300万英镑),在经过激烈争夺之后最终被伦敦老牌画廊——菲利普莫尔德画廊的阿尔弗雷德巴德以832.92万英镑购得,超过最低估价四倍之多,创出了凡戴克作品拍卖的最高价。这件已由泽西伯爵家族收藏了300年之久的作品引来藏家“火拼”当属自然。
从以上四项天价纪录来看,“稀缺性”造成的杠杆效应非常明显;此外,这些精品都是数十年甚至上百年才重新问世也是引发藏家关注的重要原因。而且,拍卖公司目前征集这种珍品、精品的机会已越来越困难。
1 2

2件拍品在这场拍卖中拍出并列最高价:其中佛罗伦萨画家法拉·巴托罗蒙的宗教绘画作品《草地上的圣母玛丽亚和耶稣与圣伊丽莎白和施洗者约翰》最为引人注目,因为法拉·巴托罗蒙的作品很少出现在拍卖市场上,这件拍品是布兰达·库克爵士夫人的收藏品,最终被一位电话竞拍者以216.92万英镑的成交价买走,这个成交价也创出了法拉·巴托罗蒙作品拍卖最高价。另一件以216.92万英镑成交的作品是18世纪画家麦克·吉奥瓦尼·玛瑞奇的作品《圣马克广场》,估价同样为200万~300万英镑,竞拍成功者是美国画商奥图·诺曼。此外小皮特·博鲁盖尔的作品《施洗者圣约翰在荒野传教》估价100万~150万英镑,最终的成交价为149.72万英镑。拍卖结束之后,佳士得公司认为这场拍卖吸引了一些新的买家进场。伦敦佳士得古代大师部门的负责人保罗·雷森说:“这次观看我们预展的人数比过去5年增加了不少。”

7月8日,伦敦苏富比举行了“古代大师绘画夜场拍卖”和“芭芭拉·皮塞卡·约翰森私人文艺复兴和巴洛克时期杰作收藏专场拍卖”,这两场拍卖共取得了3602.2万英镑的总成交额。其中“古代大师绘画夜场拍卖”拍出了2613.4万英镑,成交率达到69%;“芭芭拉·皮塞卡·约翰森私人文艺复兴和巴洛克时期杰作收藏专场拍卖”取得了988.85万英镑的成交额。

苏富比古代大师部的全球联合主席亚历山大·贝尔表示:“今晚这场拍卖再一次显示出了古代绘画大师市场的潜在的能量,同时我们也非常的荣幸能够征集到芭芭拉·皮塞卡·约翰森私人收藏的杰作,这个收藏中有不少古代艺术流派的大师杰作,这个市场一直拥有长期、稳定的收藏基础,收藏家对芭芭拉·皮塞卡·约翰森的私人收藏品有较为强烈的竞买热情。”这部分拍卖的最高价是16世纪西班牙绘画大师如瑟普·德·里贝拉的作品《普罗米修斯》。

伦敦苏富比和佳士得的“古典绘画”拍卖周算是交出一份合格的答卷,这样的结果再次证明与“印象派和现代艺术”以及“当代绘画”市场相比,“古典绘画”的行情具有更强的抗跌性,这一点与中国古代书画具有同质性。古代或者古典绘画对于收藏者的素质要求很高,也就是说想要“入门”没有专人指导的话将会非常困难,因此,这就会把很多出于投资、投机目的的人挡在门外,所以,无论是中国古代书画还是西方古典绘画的市场都是以收藏为主导的。所以在这次金融危机的影响下,以投资型为主导的市场板块在这轮市场调整中受到的影响较大,抵御风险的能力较差。但是由于“古典绘画”流通量有限,这也限制了其自身行情的发展,同时也不可能利用其这种抗跌性对冲掉在市场中其他板块的下跌。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