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子县西南呈村的铜乐器生产由来已久,还将活跃城乡文化生活与发展文化产业

by admin on 2020年2月29日

中国乐器协会网讯:据山西日报报道,像种庄稼一样,把文化的“种子”“种”入乡村大地,让它生根、发芽、开花、结果,活跃了群众文化生活,发展了文化产业,增加了农民收入,促进了社会主义新农村建设,令人耳目一新。农民种庄稼好理解,而农民“种”音乐则是一件稀罕事。长子县有许多农户公司。其中,文化公司以西南呈为最突出,形成以八音会和乐器系列产品加工公司为经济主体的音乐村,尤为引人注目。

图片 1

前些时候《人民日报》曾报道浙江农民种文化,指农民像种庄稼一样,普遍而经常性地开展自娱自乐的文化体育活动,把文化的“种子”,“种”入乡村大地,让它生根、发芽、开花、结果。其意义在于发展经济的同时,繁荣文化事业,丰富农民文化生活,缩小城乡文化差别。而我省长子农民除此以外,还将活跃城乡文化生活与发展文化产业,增加农民收入,促进社会主义新农村建设有机统一起来,其意义更深远,更有利于长久坚持和发展。

山西长子传承千年响铜乐器制作技艺。

长子农民“种”音乐,“种”出的是上党八音会及其乐器系列产品,收获的是精神物质,或者说文化经济双丰收。上党八音会这一源远流长、影响广泛的民间音乐艺术形式,萌芽于秦汉,脱胎于唐代乐舞和宋金队戏,兴盛于明末清初的民间。与此相适应,铜乐器和牛皮鼓生产也随之发展起来。据村里的音乐主任和老艺人说,600多年来,几乎辈辈出艺王。他们的艺名除响遍长子,在上党大地的许多村庄家喻户晓。而这一民间艺术及其乐器生产真正以公司经营形式大放异彩,则是改革开放后市场经济的产物。

在山西省长治市长子县,一项从唐代流传至今的中国传统打击乐制作技艺长子县西南呈村响铜乐器历经沧桑,仍经久不衰。目前,长子县响铜乐器年销售收入达5000多万元。

长子县西南呈村的铜乐器生产由来已久,还将活跃城乡文化生活与发展文化产业。至今虽然没有人说西南呈是上党八音会的圣地,声望也不能与世界音乐之都维也纳相比。但不是因为这里的群众不酷爱音乐,不是因为这里的经营者智商低下,而是因为封建文化的束缚,因为我们的文化中至今还有不曾消除干净的消极因素。

不久前,在山西太原举办的第三届山西文化产业博览交易会上,一面直径达2米的铜锣吸引了众多参观者的注意。过往参观者在赞叹它又大又圆,震威四方的同时,忍不住好奇敲打两下。锣锤落地,锣声响起音色纯正、音韵悠长。这面铜锣来自于山西省长子县南漳镇西南呈村。

然而,尽管这里没有诞生像贝多芬的《命运交响曲》,舒伯特的《天鹅之歌》,约翰·施特劳斯的《蓝色多瑙河》那样的世界名乐曲,但土生土长的民间音乐艺术也像那些世界名乐曲一样,令它的欣赏者热血沸腾,激动不已。令人不无遗憾的是,因为没有相应的文化托起,没有相应的雕像纪念,没有相应的公园、广场、礼堂、会议大厅供为活动,没有以他们的名字命名的故居和墓地任参观凭吊,西南呈终究没有成为“维也纳”。

据介绍,长子县西南呈村的铜乐器生产由来已久,距今已有1300多年历史,素有北方铜乐器之乡的美誉。据考证,早在唐贞观元年(公元627年),在今长子县西南呈村所在区域范围内的手工铜业作坊制作的响铜乐器就名满天下。至明清,铜乐器手工业加工有更大发展。

不过,令人振奋的是,长子农民“种”出来的音乐,毕竟汇入了改革开放的洪流,兴盛于科学发展观照耀下的新时期。这便是西南呈农民在改革开放初期的上党地区竞赛中,就决出了“鼓王”“锣王”,西南呈也因此荣膺艺王村的声誉。改革开放进入市场经济阶段之后,西南呈的乐队更是以赴港参加回归庆典的成功演出,成为山西民间乐团的主力,为山西省争了光。

长子县文化馆负责人介绍说,长子铜乐器与地方戏剧、宗教音乐关系密切,适合于晋剧、京剧、评剧、梆子腔等戏曲和道教、佛教音乐伴奏。

近年来,西南呈的数家演出公司不仅活跃于民间舞台,成为老区乡亲文化生活的重要组成部分,还多次远到广州、深圳等地演出,经常出场于大城市的一流剧院。从而突破地域的局限和组织形式的局限,完成了驰骋更广阔地域和走向产业化、市场化的过渡。其中长根八音会艺术公司先后代表长子县、长治市参加各种文艺调演,曾获得北京市龙潭庙会一等奖。

此外,源于西汉时期的上党乐户吹打乐、以打击乐吹奏乐为主的上党八音会、明末清初以来经久不衰的上党梆子、民间闹戏以及各地鼓书、秧歌、道情等地方曲艺的盛行,促使了铜乐器的生产发展。

目前,西南呈全村4000余人,加入艺演公司的有1000余人。12个八音会文艺演出公司,百人以上的有4个。西南呈已作为闻名遐迩的农村文化产业大村,被文化部命名为“中国民间艺术之乡”。与此相适应,西南呈农民还“种”出了乐器系列产品。全村有300多个文化产业户,4个铜乐器公司,3个鼓乐器公司,1000多人直接从事文化产品生产,总收入达到1800多万元,人均收入1万多元。尤为可喜的是,其生产方式,从旧铜回收到响铜制造,从传统手工打造到以机械化为主生产,从村办和户办乐器厂到股份制公司运营。其中,由十个小厂整合的改好铜乐器公司,年销售收入近1000万元。锣、镲、铙、钹等7个系列100多个产品分别销往河南、河北、山东、北京、天津、广东等十几个省市,小锣还作为工艺品销往东南亚,响铜乐器被录入国家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铜乐器制造营销还带动了鼓乐器、琴乐器的生产和销售。

山西长子传承千年响铜乐器制作技艺。

长子农民“种”音乐,在提高组织化程度和一体化服务上,也迈出新步伐。西南呈村成立了民间艺术协会和八音会研究会,并已着手请全国一流名师开办培训班,从培养新人,提升品位,促进长足发展等方面形成社会推动效应。

据介绍,在长子和长治两县交界地带,寺院繁多。一些较大的寺院都有寺庙音乐,供奉神佛时打击、吹奏并举,显然少不了响铜乐器。长子响铜乐器制作是典型的民间手工技艺,尤其是千锤打锣,一锤定音的定音技术,更是跻身第二批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

维也纳因海顿和大小施特劳斯名扬世界,长子农民“种”音乐虽然还没有产出大师,却向世界宣告,他们“种”出了物质生活和精神生活的双重富有,“种”出了属于自己的健康艺术和幸福生活。好音乐凭借力,送其上青天。在传统上创新,将娱乐与增收结合,实现区域文化与大文化共繁共荣的农民音乐,必将在科学发展观指引下大放异彩!

响铜乐器非物质文化遗产传承人、玖兴炉响铜乐器厂负责人闫改好介绍说,铜乐器制作是典型的汉族传统手工技艺,原料以铜、锡为主,制作过程繁琐而复杂。

其间,制作匠人要操作配料铸胚、高温锻打、热压成型、热处理、冷整形、抛光和定音七道工序,其中最关键的是锻打和定音两个环节,尤其是最后的定音工序。

闫改好表示,一个好的定音匠人必须有绝好的耳音、乐感,还要有过硬的臂力和手腕功夫,并且熟悉各种戏剧的曲调,有丰富的乐理知识。制作一面合格的铜锣,往往需要上万次锤击。在定音时候,通过锤击可以调节音高音低,直至音准合格。所谓千锤打锣,一锤定音,即此理也。

据了解,上世纪80年代初,长子县西南呈村有生产厂家18家,90年代后受市场竞争影响,开始强强联合。2003年,其中9家共同出资30多万元组建了长子县西南呈铜乐器厂,后改名为玖兴炉响铜乐器厂。目前已成为全国三大响铜乐器生产企业之一。

目前,当地主要生产虎音锣、苏锣、武锣、中音手锣、云锣、大中小京镲、铙、钹等10个大类300多个品种。其中,抄锣、京钗、威风锣等广受赞誉,晋剧马锣更是他们独家生产。

据介绍,长子当地出产的响铜乐器覆盖中国各省市,并转口日本、东南亚等地,占到全国市场份额70%以上。在当地工匠的敲敲打打中,这项非遗项目每年为当地带来5000多万元的销售收入。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